1.  众金在线
  2. >
  3. 行业资讯
  4. >
  5.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P2P网贷行业大有可为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调查统计司原司长:P2P网贷行业大有可为

日期:【2019-08-01】

(来源:P2P黑板报)

当前,我国小微企业法人约2000万家,个体工商户6000余万户。仅商业银行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35万亿元,其中普惠型贷款近10万亿元。但由于企业个体规模小,数量众多,营运资金压力任然较大,恰恰是网贷行业大有可为之地。

只有建立起适合于小微客群短期直接融资需求特征和机构化转型方向的网贷监管新体系,网贷业务的创新发展才不至于继续野蛮生长,对金融系统稳定性造成冲击。


只有建立起适合于小微客群短期直接融资需求特征和机构化转型方向的网贷监管新体系,网贷业务的创新发展才不至于继续野蛮生长,对金融系统稳定性造成冲击。


一、出清劣质平台,行业回归初心

尽管网贷平台从高峰期的6000余家已经下滑至当前的近900家,但从数量上和规模上仍显著高于市场容量和监管力量,有望继续降至百家。

商业银行和贷款类非银机构提供的融资服务均属于间接融资的范畴,中介机构在其中承担了信息中介和信用中介的双重职能。因而监管机构对其实行了资本充足率、准备金和杠杆率等风险缓释要求,以防范化解潜在风险。

而网贷平台提供的P2P撮合业务属于直接融资的范畴,平台方在其中一般仅承担信息中介的职能.

作为一种补充金融,网贷应当以实现包容普惠为重任,致力于服务信用白户、小微、三农等次级群体的短期融资需求;充分利用平台化、信息化和科技化的优势,坚持小额分散的撮合机制和轻资产的运营模式。部分中小劣质平台却背向而行,继续开发大额集中型资产业务,开展资金池、自融资、隐性担保等违反P2P信息中介定位的违规业务。只有这部分平台彻底市场出清,才能营造出更为健康的行业成长环境,以便网贷回归科创与普惠的本位。

二、拓展机构客户,网贷前景可期

一段时期以来,金融科技和传统金融似乎互不相让。但实际上,他们可以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共同进行价值创造,实现互惠互利。

从资金端来看,头部网贷平台正在大力布局助贷、导流等业务,加大与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将散户投资者逐步替代为机构资金等专业投资者。相对而言,机构资金专业投资能力更强,风险承受能力更高,对风险的识别和干预均有丰富的经验。而散户投资者尽管单笔投资金额少,但其投入占其自身资产的比重往往较高,对风险较为敏感,很难承受资产净值损失的后果,且个体数量众多,容易触发群体性事件。

此外,网贷平台也应重视资产端的开拓。网贷应重视客户下沉和轻资产运营,其目标对象可据此拓展至现代服务业和智能制造业的各类小额短期贷款,为小微企业和个体商户的双创服务。借此,网贷也可从赚取个人过度消费、超前消费红利的负面形象,转向分享机构利润、促进服务业和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正面形象,符合宏观政策方针和监管导向。

现代服务业信息化程度和科技含量高,对经济增长促进作用显著,是网贷需要重点开拓的资产对象。其不仅包含科教文卫等消费型支出,也包括机械维修、广告、设计、技能培训等生产性支出,近年来,现代服务业在我国国民经济中的占比逐年升高,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50%。

而智能制造是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标杆,其创新动力强,经济附加值高,可开拓的网贷资产也很丰富。智慧城市、智慧交通、智能家居等产业链上下游吸纳了很多的初创企业和中小企业(含个体工商户)。当前,我国小微企业法人约2000万家,个体工商户6000余万户。仅商业银行发放的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超过35万亿元,其中普惠型贷款近10万亿元。但由于企业个体规模小,数量众多,营运资金压力任然较大,恰恰是网贷行业大有可为之地。

相关产业的逐步发展,将会打开小额消费贷和经营贷的广阔市场,为网贷平台持续创造新的轻资产来源,并为其与持牌金融机构加强合作创造更大的空间。

三、界定细分市场,促进网贷生态重构

机构化和小微化后的网贷将如何继续前行,需要厘清其与传统贷款的差别,特别是市场定位和经营/风控模式,以便建立起符合现代金融科技监管标准的新业态。

网贷平台作为纯粹的信息中介,赚取的是信息撮合服务费和催收管理费。而网贷市场本质上是一种直接融资,与银行间货币市场和交易所资本市场更为相似。网贷平台更适合参照证券商和资本市场的标准进行监管规则的顶层制度设计,而不是能因其撮合的是贷款资产,便采取与商业银行等信用中介类似的监管措施。

不过,网贷市场又有自身的特色,在市场机制的设计方面也应与其它直接融资市场有所差别。股、债等资本市场主要是上市企业的资本工具来源,不适合广大小微群体的小额短期融资需求。而网贷作为一种新兴的补充金融工具,有利于解决小微群体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由此可知,网贷和股债等是两个针对不同客户群体、不同资金用途和不同生命周期阶段的差异化细分市场。不能因为已经存在制度健全、较易监管的传统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就否定尚处于混沌期的新兴网贷市场继续存在和发展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何况我国现有的多层次融资市场体系远未完善,相关主体金融市场也缺乏客户下沉的动力,需要规范化民间资本予以补充。

网贷平台作为直接融资形式的信息中介方,和证券市场基础设施较为相似,主要承担贷款撮合、催收管理,以及信息披露和贷款转让等职责。根据直接融资的特点,信息披露是投资者权益保护的核心内容,因此需要重点针对信息披露完整性和准确性设计配套的监管规则.

另一方面,为了解决机构资金参与网贷的监管要求,需要引入多样化的第三方信用缓释工具,通常以引入外部担保和信用保险的方式为贷款增信。但为了预防网贷平台违反规定变相介入担保、承担兜底责任,需要加强网贷与第三方合作的实质性审查等监管措施。同时,网贷平台自身也应该继续发掘信息科技潜力,不断开发和完善信息撮合和风险管理的新型工具,弥补线下工具缺失和风控体系相对薄弱的缺陷。

综合来看,只有建立起适合于小微客群短期直接融资需求特征和机构化转型方向的网贷监管新体系,网贷业务的创新发展才能更加规范有序,不至于继续野蛮生长,对金融系统稳定性造成冲击。新的网贷生态将会因此得到重构,各方利益会也能得到充分保障,以实现普惠金融的目标,平台备案的通道也有望重启。

(本文作者介绍:中国人民银行参事,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原司长。)







相关资讯:

本息计算器


总计利息:0.00

总还款额:0.00

期次 每期本息 每期利息 每期本金 剩余本金
×